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医妻三嫁在线阅读 - 277.我怀了他的孩子

277.我怀了他的孩子

        苏凉不仅又累又饿,且很需要泡个热水澡解乏。

        司徒勰给苏凉安排的客院是距离凝香居最近的院子寒香院,中间隔了一小片梅林。

        顾泠听司徒凝说过,司徒勰曾收养了一个孤女,取名司徒湘,是陪伴司徒凝长大的姐姐,但在司徒凝出嫁前就为了一个男人离家出走了,再没有半点音讯。

        寒香院是司徒湘曾住过的地方,已空置很多年,最近修葺打扫过。

        院中有一处假山造景,苏凉走近,还看到了写在一起的两个字“凝”和“湘”,显然姐妹关系很好。

        房间很干净。虽然预计苏凉再过两日才能到,但周到的司徒勰已提前三日让人在房中烧上上好的银丝碳,因此当苏凉推开门时,房中正是最舒服的温度,淡淡的冷梅香气,一点都不闷。

        连给忍冬的房间都准备得让人无法挑剔。

        对此苏凉只能说,司徒勰的段位真的很高。

        但自从当初得知名义上是司徒勰亲侄子的当今凉皇事实上是他不为人知的亲儿子,苏凉对此人的道德评价就不可能正面了。

        越王府下人送了饭菜来,到门口交给忍冬便离开了,很有规矩。

        苏凉叫忍冬一起,吃饱之后,热水也送来了。

        自从离开玄北城,一直在赶路,终于能泡上热水澡,苏凉感觉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舒服地叹了一声。

        “主子,瑶光郡主派人送了新衣服来。”忍冬在屏风外说。

        “嗯。”苏凉闭着眼睛,慵懒地应了一声,“收下吧,我缺衣服。”

        忍冬又加了两次热水,苏凉才觉得解了乏,挑了司徒瑶送的一身衣服穿上。显然是专门给苏凉准备的,用的凉国上好的衣料,厚实但不笨重,样式却是乾国时兴的。

        忍冬也得了两身新衣服,一套女装,一套男装,都很合身,且颜色样式很符合她随从的身份。

        “越王府的人都很周到。”忍冬说。

        “除了那位三公子。”苏凉想到昨夜在卧龙雪山下,司徒珉看到她,眸光一亮往前凑的样子,轻哼一声。梁子已经结下了,或许司徒珉可以成为接下来要办的事情的突破口。至少目前看来,他是越王府最不周到的人。

        苏凉睡了一觉醒来时,外面天已经黑了,她听见忍冬跟人说话的声音,似乎是古悦。

        等苏凉穿好衣服下床,走到外间,忍冬进门,“主子醒了?”话落转身出去,很快又回来了,解释道,“属下跟古悦说,可以送饭菜来了。”

        苏凉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脸,感觉精力恢复了大半,走过去打开窗户,廊下的灯笼透着昏黄的光,正午前停了的雪又开始下了,院中假山已变成了小型的雪山。

        冷风拂面,忍冬拿来一样东西,“这是瑶光郡主让古悦送来的香膏,主子要用吗?”

        苏凉接过来,打开闻了闻,香气很清新。她昨夜进雪山,脸冻得有点厉害,这会儿微微泛红,自己做的防冻药膏也用完了,便用了一些司徒瑶送的。

        等苏凉吃过晚饭,古悦再次出现,请她去见司徒勰。

        “顾泠在府中吗?”苏凉问。

        古悦摇头,“表少爷去驿馆看蔺将军,尚未回来。”

        苏凉带着忍冬,在前厅见到司徒勰的时候,司徒璟也在。

        见忍冬背着药箱,司徒勰微笑起身,“看来苏神医已准备好进宫为皇上医治了。”

        苏凉点头,“这正是吾皇派我来的目的。已耽误了一天一夜。”

        司徒勰神色认真,“都怪珉儿胡闹。待皇上醒来,本王自会陈明事情原委。”

        “越王真是大公无私。”苏凉轻笑。

        司徒勰和苏凉出了越王府,各自坐上一辆马车,往凉国皇宫的方向去了。

        ……

        驿馆。

        蔺屾以为顾泠是躲苏凉才来陪他的,天黑了都不走,便说要跟顾泠一起回越王府去。

        “你就住在这边。”顾泠说。

        “为何?”蔺屾表示不解,“我到越王府,苏小凉给我医治也方便些。”

        林博衍开口,“就听顾侯的吧。”受伤的蔺屾在驿馆,苏凉便有一个合理的理由在驿馆和越王府之间走动。顾泠亦然。在越王府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如此也方便他们两人到驿馆会面。

        “好吧。”蔺屾听林博衍都这么说,便答应了。

        “小凉今日应该回进宫给凉皇医治了吧?”林博竣问,“不知道结果如何,她是否有办法。若小凉有把握的话,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会顺利很多。”

        “苏小凉当然可以了,她就没有做不到的事!”蔺屾对苏凉很有信心。

        此时在凉国皇宫里,苏凉见到凉国皇帝司徒瀚的那一刻,就明白了为何要专门请她来。

        口歪眼斜,俗称面瘫,在这个世界是中风的一种症状。

        而苏凉的医术第一次被广为传开,就是因为她治好了中风的秦老爷子。

        同时苏凉也明白了为何这些日子司徒瀚不露面,身为一国皇帝,变成这副模样,的确不能让人看见。

        见苏凉给司徒瀚号过脉,司徒勰连忙问,“如何?苏神医有把握吗?”

        苏凉点头,“六成把握,我试试吧。”

        司徒勰神色大喜,清醒着的司徒瀚忍不住张嘴想说什么,却流了口水出来。

        司徒勰拿帕子给司徒瀚擦了嘴,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皇上放心,苏神医在,一定能治好的。”

        苏凉写了个药方,让人去准备口服的汤药,然后她给司徒瀚第一次是施针,又交代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司徒勰都让人认真记下。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凉国太后来了,神色感激地向苏凉道谢。

        苏凉应付着,却在暗暗观察司徒勰和太后闵氏之间的互动,但并未看出什么,因为司徒勰低着头对闵氏行礼过后,就背对着去叮嘱宫女太监照顾司徒瀚的事了。

        出宫的时候,司徒勰对苏凉说,“待皇上身体恢复,再设宴重谢苏神医。”

        “我会尽力而为。”苏凉说。

        “苏神医预计需要多少时日?”司徒勰问。

        “少说得一个月。”苏凉说,“我有个请求,希望越王帮忙。”

        司徒勰点头,“苏神医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开口。”

        “让顾泠留下陪我。”苏凉说。

        司徒勰愣了一下,继而笑意加深,“苏神医如此心仪本王的外孙,本王十分高兴。这件事,本王会找他谈谈,也会派人跟乾皇说明的。”

        如今已进了腊月,苏凉给司徒瀚医治,其实有八分把握,但只说了六分。她要留下一个月,就得在曜城过年了。但她打算让林家兄弟先走,两个嫂子怀着身孕,当初说好的过年前肯定能回去。

        司徒勰知道顾泠之前假扮宁靖的事,但并不知道顾泠和苏凉之间的感情关系到底是怎样的。

        明面上,苏凉在追求顾泠,顾泠避之不及。

        因此,苏凉要留在曜城给凉皇医治,要求顾泠也留下,是正常的。

        司徒勰届时派人去知会端木熠,端木熠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因为他别有居心,要让苏凉跟顾泠合作拿到他想要的东西。

        苏凉回到越王府,正好碰见从驿馆回来的顾泠,便追着他去了凝香居。

        得知司徒瀚的病情,顾泠同意苏凉的计划,先让林博衍和林博竣回家去,他跟苏凉留下,明面上给凉皇治病,暗中寻找沐氏后人和机关图。

        “蔺屾呢?”顾林问苏凉。

        苏凉愣了一下,“我把他给忘了。让他也走吧,毕竟受了伤,留下会拖我们的后腿。”

        如果蔺屾在这里,一定会很“伤心”。但苏凉说的是很现实的问题,她要做的事有风险,得做好离开时被人追杀的准备。受伤的蔺屾留下,对他自己而言是很危险的。

        “我会原话转告他。”顾泠说。

        “皇上让你们做的事,明日就跟司徒勰谈好,我觉得他应该不会拒绝,然后就让林家两位哥哥带着蔺屾启程回去。把能带的人都带走。”苏凉说。

        ……

        翌日,苏凉去驿馆给蔺屾换药时,他已经被顾泠告知过要离开的事了。

        “苏小凉,我到底是不是你最好的朋友?”蔺屾一脸幽怨。

        苏凉点头,“嗯,我是你最好的朋友。”

        蔺屾:……其实他知道苏凉的来意后,便明白让他先走是为他好,但真不想走。

        “我的伤,一个月都好不了吗?”蔺屾问,“倘若在你们走之前,我就能恢复,为何不能留下?”

        苏凉摇头,“没听过伤筋动骨一百天吗?一个月无法完全恢复,万一再受伤,就更麻烦了。”

        “虽然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我还是很想打你。”蔺屾语气幽幽。

        苏凉点头,“等你手臂恢复,过来打我,我保证不打死你。”

        “啊啊啊!混蛋!你就不能对我温柔一点吗?”蔺屾好气啊。

        苏凉摇头,“不能。我的温柔都是给顾美人的。”

        蔺屾轻哼,“我想留下还不是为了帮你追顾小泠?你个没心肝的!”

        “不用,我跑得快,自己追,你在很碍事。”苏凉说。

        蔺屾翻了个白眼,“你跟顾小泠在气我这件事上真的天生一对!”

        “对了,我路过玄北城的时候,谌赟已经接到调令要南下了。你要跟他一起走吗?毕竟你家在那边。”苏凉问。

        “南下?”蔺屾愣住,“去迦叶城吗?我怎么没听他提起过?”

        “你们关系那么好,我还以为你知道。看来是你来来凉国之后他才请义父上的折子吧。”苏凉说。

        “义父?”蔺屾又愣了一下。

        得知苏凉认了邢冀当义父,蔺屾嘿嘿一笑,“等我回去,我也要认侯爷当义父,他肯定会答应的,这样我就是你哥了,哈哈!”

        “倒也不必。”苏凉摇头。

        “我觉得很有必要。”蔺屾神色认真,“我现在出发,想赶回迦叶城过年也来不及了,到玄北城再看看吧。”

        ……

        跟司徒勰的谈判,主要是林博衍在说话,顾泠全程坐着喝茶,仿佛事不关己。

        对于乾国有些“得寸进尺”的要求,司徒勰一番讨价还价后,答应下大部分,且明言一是为了顾泠这个外孙,二是为了感谢苏凉千里迢迢来曜城为凉皇治病。

        事情敲定下来,林家兄弟三日后便要出发回程。顾泠则应苏凉对司徒勰的要求,被留了下来。

        接下来三日,苏凉每日固定时间坐上宫里来接的马车,进宫去给司徒瀚医治,然后再回到越王府。有半天时间她在驿馆给蔺屾医治。

        而顾泠白天都待在驿馆里面,因此等苏凉过去,两人便可以碰面。单独相处的时间很少,谈事情的时候林博衍在,其他时候蔺屾基本都在。

        蔺屾细数了苏凉来之前的那些天他玩过的地方,吃过的美食,让苏凉一定要带顾泠去。

        “顾侯未必愿意跟我同去。”苏凉微笑。

        蔺屾神色一正,“顾小泠,你现在当着我的面说一声愿意,否则就绝交。”

        顾泠点头,“好,绝交。”

        林家兄弟都低头喝茶,掩饰暗笑。房间里只有蔺屾被蒙在鼓里,不知道顾泠和苏凉在演戏,且他情深意切地想要撮合他们。怎么看,都像是苏凉和顾泠联手在逗蔺屾玩儿。

        “顾小泠,你再不知好歹,我就重新开始追求苏小凉了。”蔺屾轻哼。

        顾泠微微点头,“好。”

        苏凉同时开口,“好的,你再次被我拒绝了。”

        蔺屾:……交友不慎大概就是这样的……

        ……

        在林家兄弟离开的前一天,苏凉带着忍冬在曜城逛街,给家里的亲友买了些有意思的特产当礼物,让他们带回去。

        司徒勰送了苏凉一盒茶叶,是专供凉国皇室的名茶千山雪,苏凉也给了林博衍,让他带回去,给秦老爷子和林舒志一人一半。

        苏凉见到一匹漂亮的小马驹,重金买下,要送给正儿。

        是夜司徒勰再次设宴,为林家兄弟和蔺屾送行。

        翌日一早,苏凉把林家兄弟和蔺屾一行送到了城门口。

        “顾小泠真不够意思,居然都不来送我!”蔺屾吐槽,“苏小凉你一定要好好调教他,把他拿下,到时候你们一起管我叫哥。”

        苏凉点头,“睡吧,梦里什么都有。”

        ……

        等苏凉回到越王府,径直去了凝香居。

        进门,见顾泠面前放着一本书,手中拿着一张纸。

        “那是什么?”苏凉问。

        “我从玲珑阁借的书,里面有一封信。”顾泠说着,把那张泛黄的纸递给了苏凉。

        纸上有十字交叉的折痕,已经裂开了,字迹也并不清晰,但尚能分辨,显然是很多年前夹在书里的。

        没有抬头称呼,但有落款,一个“湘”字,应该就是寒香院原本的主人,司徒勰的义女司徒湘写给什么人的。

        “我怀上了他的孩子。”

        “我不奢求你跟我在一起,但求你,带我离开,不管去哪里。”

        “我很想把一切都告诉凝儿,但怕她讨厌我。”

        “我快要窒息了,你到底在哪里,救救我。”

        ……

        看完信,苏凉神色莫名,“不是说司徒湘跟人私奔了吗?但看这封信,她是有喜欢的人,但她怀了另外一个人的孩子,而且想走走不了。”

        这本书是司徒湘看过的,把信藏在里面,书又被人放回了玲珑阁,但在今日之前,没有打开过。

        苏凉在想,有可能司徒湘写这封信的人最后真把她带走了,但也有可能另有隐情。

        苏凉再次看着那句“我怀了他的孩子”,蹙眉道,“没有点名,对方就知道是谁,那应该是越王府里的某个男人吧?不会是司徒勰吧?他跟义女……”

        苏凉摇头,“太可怕了,没有证据不能这样假设,也有可能是你某个舅舅。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从司徒湘这边论,你或许还有个不为人知的表哥或表姐,假如司徒湘信中说的那个孩子生了下来且还活着的话。”

        顾泠对这个话题并不感兴趣,“你休息好了么?”

        苏凉点头,“还行。怎么了?”

        “我想吃饺子。”顾泠说。

        苏凉点头,“我为了追求你,来了凉国还亲自下厨给你做菜,我真是天字头一号的花痴。”

        顾泠面色平静,“你不是。”他长得这么美,苏凉根本不为所动,是天字头一号木头。

        “没关系,对你花痴没什么丢人的。”苏凉很随意地说,“我也很想吃饺子。”

        离开凝香居的时候,苏凉终于发现了梅花树下的那只冰雕小兔子,赞了一句“真好看”,果断抱走。

        顾泠站在窗边看到这一幕,转身,眸中笑意清浅,都是他的……

        ------题外话------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