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小小土地婆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九章 结束,也是开端

第五百九十九章 结束,也是开端

        两个小时后,枔靖总算是带着女王飞了出来。

        她将女王放山坡的空地上,等着对方缓过劲。

        这次释放潜力后她是彻底没力气了,就连吃东西也没啥用了。

        她感觉自己的大限恐怕就在这几天了。

        她只希望女王可以尽快好起来。

        即便枔靖她们现在离开人类城市几十里远,但这里的蚊虫也比较少,都是因为人类大量用药的后果。

        也是,经历过一次末世后,    那些蚊子也进化出更大体型,吸血能力更强,甚至还带着很多致命病毒。

        就算人类也在相应产生抗体,但仍旧很危险。

        那层层电网和地下埋的药才能更好防护。

        枔靖努力撑着身体,扬着三角脑袋,遥望那片重新恢复繁华的城市的方向,又看向另一边还有没有熄灭的大火,和地面铺着的厚厚一层灰烬,    以及漫山遍野的动物的虫子的尸体。

        其实更多体型小的生物已经在人类这场为了生存而拓展的运动中化作焦炭,身体变成尘埃,回归大地了。……

        枔靖的前足大刀下意识抓紧一截木炭,咔嚓一声,木炭碎了。

        心中想到:所以,就算是经历过末世的教训,仍旧不懂得要与自然和谐相处吗?

        还好,她原本所在的那个世界人们早已经意识到需要和谐相处。

        当然,仍旧有那么一小撮去践踏,但因为有强有力的政策措施,保护环境,保护自然,保护物种多样化,保护濒危的动植物……才能落到实处。

        这样一想,多少让她这个神的玻璃心要好受一些。

        “王——”

        女王发出微弱的声音。

        其实螳螂没有声带,所有声音都是通过口器摩擦发出次声波来分辨。

        辛琦琦连忙回过头,发现女王一只小脚脚动了动,    看来身体快要恢复活动了。

        “你现在感觉怎样?饿不饿?我刚刚弄了一点蚜虫,来,    先吃一点吧。”

        既然口器能动应该就能吃东西,对方这次伤得很重,想必体能消耗也很大。

        枔靖虽然快到生命尽头,但弄点吃的还是可以的。

        反正她自己吃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但她仍及弄一些食物给女王准备着。

        女王看着辛琦琦将小虫虫递到她嘴边,她努力想推回去,发现仍旧没力气,便只能一口一个地吃了。

        这让她想到很多年前,当时她的腹部受伤,还有一只脚也断了…对方便是故意把苍蝇扯掉一边翅膀放她面前的…

        仿佛间,那一切好像又并没有过去太久——因为其他一切都随着时间淡忘,但那一幕却十分清晰。

        女王吃了一些东西后恢复更快了,她抬起前足温柔地枔靖身上划过,“王——”

        枔靖知道女王担心的什么,她知道她现在的情况,但也无能为力。

        枔靖想要给对方一个安慰的笑容,却只是将夹钳的嘴裂开了一些而已,“我没事…”

        就在这时,    被浓烟遮蔽的天空中传来呼呼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在那浓烟的云团中聚集。

        云团越来越大,并发出整齐有节奏呼—呼—的声音。

        声音并不大,但是极具穿透力。

        下方正在为拓展疆土的而胜利狂欢的人们突然痛苦地抱着脑袋,有的开始发狂,甚至开始攻击身边的人,有的开始自残……

        一场狂欢变成一场血腥的土地奠基仪式。

        那……云层里究竟是什么东西?

        难道那些声波里面蕴含什么东西?

        女王嗅了嗅:“空气里还有什么东西…”

        枔靖也注意到了,所以,这是空气中散发的特殊气味,加上特殊音频,专门针对人类的?

        不到一天时间,这座庞大的卫星城市便被天空飘落下来的飞絮掩埋。

        人类精心创建起来的文明被摧毁,这些飞絮中大部分是一种植物死亡后化成的絮状物,被无数虫子携带到高空,然后飘扬而下……

        枔靖以前并没有见过这样的植物也没见过这样的虫子,很可能是被某些文明物种专门培养出来的。

        还有那特殊的气味和音频,对其他动物没有杀伤力,但对人类却非常致命…

        枔靖看着那些前一刻还在庆祝,下一秒就在绝望里挣扎的人们…她的玻璃心再次有了被刺痛的感觉。

        唉,人老了,看不得这些咯。

        …趁着还有一点残血,她把最后剩下的那点断掉的脉络修补上吧。

        话说这些年一直都在满世界地飞,不停地将生命灵液渡入脉络中,但她的灵液非但没减少,反而增加了。

        翻倍的增加。

        现在,她的生命灵液差不多有一立方左右了。

        枔靖现在豪横的已经不用“滴”当作生命灵液的单位,直接一勺一勺地往外舀。

        ……高维空间。

        刚刚枔靖试练世界里进行的文明物种间的竞技,其实这两个旁观者看得更加清楚。

        他们看着那场灭绝大灾难倒是没有枔靖如同玻璃心被针刺的感觉。

        人类文明扩张波及好几个种族的生存空间,他们联合起来,以牺牲好几个部族的力量,用量弥补体型缺憾,将这片人类文明湮灭。

        其实人们在放火烧毁这片森林之前,其他种族就在准备了。

        很显然,大火毁掉了更多种族的家园。

        人类的城市遭受前所未有的袭击,而接下来才是最残酷最艰难的生存之战。

        那些飞絮切断了人们的电力和信号网络,房屋被埋,一旦走出屋子就会陷入半人高的飞絮里。

        而那些被他们伤害过的文明物种已经经过一段时间协商,在对付人类这个共同敌人的目标上,他们决定暂时放下彼此食物链之争,先把这个深入他们生存基地的毒瘤拔除了再说。

        这次战斗中,人类的卫星城市被拔掉了三个,而剩下的也元气大伤。

        但其他物种的文明毕竟起步太低,也无法摧毁所有人类。

        于是双方维持在一种平衡中。

        一个说:“你说…这会不会反而抑制了文明的发展啊?你看,好不容易才变得如此繁荣,现在一下子被削减了差不多四分之一。”

        另一个:“文明?你说哪一个文明?”

        问话瞬间明白过来。

        如果不先给自己在某一阵营定位,设定正方敌方的话,那么这就是一场单纯的物种间的生存博弈。

        毕竟那些动物和虫子好多也开启了灵智的,也形成了自己的文明,凭什么他们被烧死被du药杀死就应该?

        第一个银袍想了想,“可是…在这些博弈中除了死掉那些激进的扩张分子,还有更多只是安静生活的生命,总觉得这样…”

        另一个银袍看着他突然笑了笑:“好像,在之前的世界建立基本模型的时候,挑选出人类作为生命星球的文明物种,好像你并没有发出这样的异议啊?看来我们也免不了有先入为主的思想,谁先进入我们记忆程式中,便会下意识觉得他就应该是主体,并以他为主导。我倒是觉得这个准掌控者的试练范本或许可以拿来推广一下。”

        “反正我还是觉得,这样…对普通生命还是太…不公平了…”

        另一个银袍知道对方已经给自己在物种间有了主次的定位,可能以前在没有触及到这些的时候并不觉得,而且以他们现在的阶层,的确不需要去考虑那些。

        但现在的试练已经开始动摇他一惯的认知后,很自然产生抵触。

        于是另一个银袍说道:“你不会是觉得给这些人创造一个没有生存压力和竞争的环境就没有这些…残忍的事情发生?”

        “我不是这个意思…”

        “是不是你心里很清楚,不然我们打个赌。”

        “赌什么?”

        “就算是这些人没有外界那些压力,他们内部就会爆发战争…”

        第一个银袍切了一声:“这还用打赌吗?这个濒临崩溃的世界便是他们自己人类内部爆发战争的结果。唉,算了算了,不争了,我只是心里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而已。”

        毕竟曾经好多世界里的人类文明都是他们亲手扶持起来的结果,亲眼看到他们在众多的物种中脱颖而出,最后站上了食物链的顶端。

        大概因为投入感情太多,以及时间太久,早已经习惯人类为文明核心的思想。

        而现在,当没有刻意给人类套上主角光环,也没有刻意给很多物种加上基因枷锁,让他们各显神通地自由发展,才发现这些物种不仅能在很短时间形成文明,并且变得比人类更厉害。

        “我已经给她准备好下一个试练了……”

        第二个银袍将一个灰扑扑的小球拿在手中,眼中闪烁着光芒。

        这个问题一直没有找到解决方法。

        也意味着之前那些准掌控者没有谁完全通过七层试练的。

        第一个银袍看了眼他手中小球,如果说文明反过来摧毁文明很棘手的话,但至少还有破解的方法。

        可是这一个问题,他们投放不知道多少次,却一个答案都没有。

        后来便不当作准掌控者必须的试练了,而是会放在某些特殊场合中。

        第一个银袍还没有完全从自己喜爱的人类被其他文明碾压的忧伤中恢复,便看到这家伙要把这个给枔靖试练。

        没错,他们现在都记得这个名字了,而不再称呼“准掌控者”了。

        “你不会是想把这个当作枔靖最后一层试练吧?这,这未免太残酷了些?她可是连通过了六层试练,只差最后一层了,变能成为至高掌控者。”

        在掌控者中,通过试练多少决定他们阶层。

        当然,到这个层面的非常少,而且都在各自世界,所以也没啥比较头。

        通过一层试练的称作一级掌控,只能发出自己力量。二层的叫二级掌控,可以将自己的实力双倍发出,以此类推,一次性通过七层试练便称为七级掌控,如果基础属性一样的话,那么他能激发的实力是一级掌控的七倍!

        当然,决定一个掌控者的实力有很多因素,除了自身属性值外,还有武器装备,法宝,符箓等等。

        所以也并不一定二级掌控就能干赢一级掌控。

        但若是七级掌控对上一级…就算一级掌控有逆天的气运和超级装备,恐怕也要小心应付才不会被碾杀了。

        …………

        枔靖身体无力瘫软在地上,她为这个世界耗尽最后的一丝力气和生命。

        她觉得自己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做的极致,但…直到现在这一刻,她仍旧没有感应到试练任务完成的信息提示。

        她苦笑一下,好像现在连动一下嘴的力量都没有了。

        所以,她这是失败了吗?

        她想到前两天看到那场惨烈战争,心道:莫不是因为她没有阻止那场战争?

        可,可一开始宣战的是人们对别的生灵的家园的冲击,她怎么去阻止他们呢?

        所以,她终究还是揣度错了天道,天道之下是有主次的,谁动摇了主导谁就……

        枔靖想到从自己成为土地神以来,一直坚守着天道的平衡发展的原则。

        这次也是,为什么就,就……

        枔靖看着轻柔飘逸的白云在湛蓝的天空缓缓聚散,感觉意识也逐渐抽离这幅身体了。

        女王将枔靖身体搂到自己怀里,然后也静静地和枔靖看云,听风。

        这一刻,枔靖有种无比温暖踏实和安全的感觉。

        从来只有她给与别人安全感,从来都是她庇护着自己的伙伴,自己的子民……当然即便不是她的子民,只要能守护的,她也尽可能给与庇护。

        但是今天她却从一只螳螂怀里感受到安全。

        女王用数次轮回不离不弃地陪伴她守护她,枔靖不由得生出一个念头,要是…女王以后能进入神鬼世界就好了,进入她的世界里,这样,她让她成为她世界里的神。

        枔靖在意识彻底离开那一刻,她最想看的不是经营几十年的世界,而是女王。

        好在她不需要转过头就能看到女王。

        女王如同一尊雕塑一样抱着她立在那里。

        ——我的女王,一如当年第一眼看到的那样,那么高贵,优雅…真是漂亮极了。

        再见了,我的女王。

        枔靖意识彻底陷入混沌,不可逆地被抽回她的本体中。

        就在枔靖完全断绝生机时,女王的口器交错几下,然后无数螳螂飞了过来,将整片山坡沾满。

        他们弄来了很多树脂,将这两只同类的身体浇筑起来。

        这是他们螳螂文明的开端,也是这个世界复苏的开端。